三届金像影后最想拿金鸡奖,63岁仍憧憬爱情!

惠英红:我还是期待爱情,最想拿金鸡奖 时长:03:49 来源:电影网

扩张

惠英红:还是期待爱情 最想拿金鸡奖

时长:03:49 建议在WIFI下打开

1905电影网专稿“人生再好,也只是活到100岁,这是很短的一段时间。别把爱藏在心里,我常说‘我爱你’。”

惠英红今年63岁。 年轻时的她以“打手妹”的形象跨界电影界,终于迎来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部爱情电影——《我爱你!》 》中,搭档倪大红上演黄昏恋,成就了一对花甲“霓虹CP”。

首次出演爱情片,他演绎了一段不寻常的感情。 惠英红形容这是一次特殊的经历。

戏里倪大红竭尽全力追求她,戏外却是不折不扣的“社交恐怖”。 她第一次主动牵手,没想到却被“恶心”了。 好在另外两位主演梁家辉和叶童不仅是我的“老熟人”,更是真正的“老戏骨”,所以我们相处的时候不用担心默契的问题。

“我们三个人哄着大洪,努力融化了这座冰山,现在我们四个人已经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了。” 惠英红对1905电影网说道。

惠英红在《我爱你!》 《》中饰演的李慧茹,原本是村长的女儿,衣食无忧,但晚年却孤身一人在城里,沦落到靠捡废品为生,度过了她的半生充满了坎坷,剧中人物的坎坷与惠英红本人有些相似。

但惠英红自认为比李慧茹更勇敢,面对爱情她还是抱有期待的。 事业面前,也有追求。 等待一段美好的感情,最好拿个金鸡奖,集齐“三金”。 这是她此刻最大的心愿。

1、首次出演爱情片,倪大红主动融化“冰山”

惠英红第一部爱情电影的新鲜感就在于她从头到尾都在排练。 影片开拍前,导演韩延将演员们聚集在一起,“困”了他们15天,让他们自由发挥,培养感情。

惠英红坦言,她从来没有拍过需要排练的电影。 演员们在一起的时间很少有15天。 那段时间,她和倪大红确实“相爱了”。

电影中,倪大红饰演的常伟杰并不害羞,积极主动,而惠英红饰演的李慧茹则有些犹豫。

但实际上,情况恰恰相反。

倪大红是一个“社会恐怖分子”。 两人相处时,惠英红是主动的。 “我一直在关注他的生活习惯,尽量找话题和他聊天,主动牵他的手。” 惠英红“无奈”地说,她主动握住倪大红的手,握住之后,对方就用消毒水擦拭双手。

“怎么,我的手脏了吗?我消毒过,我的手很干净!” 刚开始的时候,惠英红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,会开玩笑地互相调侃。 后来,她发现倪达来有洁癖,也就理解了他“不礼貌”的行为。 同时,尽力让对方融入到人物关系中。

比如合剧中的另一位“社区牛”梁家辉邀请倪大红和叶童一起吃饭。 两位CP面对面坐着,就像剧里一样,有说有笑。 比如主动给同组演员做饭、送汤,拉近大家的距离,让彼此感受到真爱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与惠英红牵手后,倪大红不再绝育,这让女主角开心不已,“我们的关系又迈进了一步”。

实际拍摄过程中,倪大红和惠英红完全没有任何隔阂,就像真正的情侣一样。

“当他看到我脚踝扭伤时,他会突然抱住我,立即把我的脚抬起来,帮我揉脚。这是一种默契,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。一旦我做了什么危险的事情,他也会这么做。”它自然会保护我,这是一种潜意识的行为,只有在催眠自己爱上对方之后才会出现。 用惠英红的话来说,倪大红终于放下心来行动了。 最终,常伟杰真的爱上了李慧茹。

“除了我们,应该没有其他CP能代表60岁了!”。 惠英红笑称,她和倪大红这对“霓虹灯CP”不愧是浪漫甜蜜的晚恋代表。

2.我和角色相似,对爱情仍然有向往

“李慧茹是一个悲剧人物,她从高处跌落,几十年来风风雨雨,跌到了现在捡垃圾的地步。她的前半生其实挺惨的,然后我就从一团糟到了极点。”对于一个乞丐来说,(坎坷的人生经历)其实很相似,我和她更相似的地方在于,她面对生活很坚强,而我也没有接受自己的命运,经历了很多坎坷,我过着坚强的生活。”

惠英红是满族正黄旗后裔。 后来家道中落,导致她小时候流落街头,露宿露宿。 以李慧茹的悲惨经历作为反思,惠英红并不回避谈论自己的过去。 她承认自己和李慧茹经历过同样的生活困难,面对一切也和她一样坚强。

“茹姐性格里有一种傲慢,虽然她是捡垃圾,但如果触碰她的底线,她还是会反抗。” 惠英红坦言,她和李惠如一样“嚣张”,而且比她更厉害。 勇敢的。

当梁家辉和叶童饰演的“山哥夫妇”离开时,李慧茹被吓到了。 她害怕失去身边的人,也不想面对失去常哥的痛苦,所以她最终选择了逃避,回到农村隐居。 “如果是我,我会勇敢去争取(和张哥的爱情),因为时间已经不多了,每一天都只是一天,我不会逃避。” 惠英红说道。

回到现实,惠英红的爱情之路并不是特别顺利。

她只公开过两段恋情,后来两人都因性格差异而分手。 “如果你们的性格不匹配,就不要浪费自己的时间,也不要浪费别人的时间。” 惠英红的爱情观是乐观而坚定的。

虽然年过六十,她依然相信缘分,期待浪漫爱情的到来。 “我一直在等待,我没有放弃,我没有逃避。我相信会有,只是比别人晚了一点,也许晚一点,会更好!”

电影中的“单哥夫妇”儿孙满堂,最后却成了“空巢老人”,孤独终老。 类似的悲惨经历也发生在惠英血浓于水的家人身上。

她现在还是一个人,她坦言自己老了不想一个人,也不敢想以后一个人的生活。 如果未来真的很孤独,我希望那一刻能晚点到来。

不过,63岁的她也大方分享自己没有年龄焦虑,“我不怕变老,只怕变老带来的痛苦。等我老了,我会好好照顾自己。”年纪大了,这样我就能有体力了,想去旅行就去旅行吧,如果找到伴侣就带他去旅游吧,别让他有照顾我的负担。

3、50岁不再拍戏,未来最想拿金鸡奖

1977年,当时17岁的惠英红凭借武侠电影《射雕英雄传》中穆念慈一角正式出道。

随后,她通过主演《五郎八卦棍》、《武林》、《武林十八般武艺》、《武林外传》等多部武侠片,打磨了自己的“打妹子”品牌。 出道仅五年,她就凭借《长辈》获得首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,一时间风头正劲。

几十年来,惠英红一直是香港动作演员中为数不多的女性代表之一。 但五十岁之后,这个“打女”却变了,往日强势女强人的骨子里多了几分精致和温柔。

她成为了《幸运是我》中扮演古怪独居老人的芬阿姨,《我非凡的父母》中辛辛苦苦抚养女儿的盲人妈妈甘小红,成为了《我爱你!》 李慧茹,这个在《...

谈及剧中的戏剧性变化,惠英红直言“是故意的”。

“我公开说过,到了50岁我就不再演戏了。以前我拍打斗戏,是因为我没有选择的条件。如果我想活下去,我就得用健康来换取我想要的东西。” 50岁了,并不代表我拥有多少财富,但我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糟糕了,我不想再受到伤害。”

毕竟以前拍动作片的时候,激烈残酷的环境并没有因为惠英红的女性身份而感到更多的怜悯。

“我连护垫都没有,我就打你40拳,腿骨折了,不用打石膏,跑回现场就打上半身。”如果受伤了,就去医院做手术,回到现场继续战斗。” 以前的惠英红还历历在目,回想起来都会感到后怕。 多处受伤给她留下了后遗症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身体机能的衰退,《K夫人》也成为了她在动作片道路上的最后一部作品。 50岁以后,她拒绝了任何拍功夫片的邀请。

“以前我的签名那么好,现在打得不如以前了,既然没办法,又不用靠拍戏谋生,那我就不想了。”破坏我的签名。”

惠英红表示,我希望把最好的一面留给观众,让观众记住不同阶段最好的自己,这是她改戏时我的另一大考虑。

拍摄《幸运是我》时,她希望让大家关注阿尔茨海默病; 拍摄《我不平凡的父母》时,她希望大家关注少数残疾人; 拍摄《我爱你!》时 ”,我希望能够发出声音,“老人的心中也有一团火,也有一股澎湃热烈的爱”。

她认为演员始终有义务传达不同的内容。

包括三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在内,惠英红在演艺道路上已经获得了大大小小的无数加冕,但她缺乏金鸡奖的认可。

“所以我特别想拿金鸡奖。” 惠英红表示,未来最好能拿金鸡奖,集齐“三金”就是她的目标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